. 自贸区专栏
 
 
特别提示
本地动态
市场简讯
国际商机
经贸文告
会议回放
外汇牌价
外贸常识
人民币专栏
技术贸易壁垒
地区法规
跨境电商
自贸区专栏
   



    无标题文档

为什么国家要建设自贸区,出于什么样的需求

    主要是因为:一、是内在的需求(内忧),二、是外在的需求(外患)。
    一、内在的需求,有经济方面的,也有政治方面的。
    (1)经济方面。
    先回顾一下历史,改革开放的三次投资潮,请看下表。

    第一波投资潮始于1990年,1993年到了最高峰。这波投资潮给中国带来了什么影响呢?第一波投资潮给中国经济带来的影响。GDP增长率1992年、1993年、1994年三年的增长率高于13%,高速的经济增长,曾经创造了中国奇迹。再看第二个数据,124.1 它又是什么呢?它是“全国居民消费价格指数”,从90年代开始,我们的“全国居民消费价格指数”一路攀升,一直到1994年达到顶峰。现来看下一组数据,87亿,87亿是当年海南省的房地产投资额,占到这个省的固定资产投资额的一半,当时海南省的房地产创造了海南神话。可以看出当年海南省的房地产是多么多么的火爆。但是接下来的烂尾楼和资金积压量就可以看到当时的房地产泡沫,416幢的烂尾楼,8百多个亿的资金积压,当年海南省的房地产只是中国房地产一个小小的缩影。第一波投资潮给中国经济带来的到底是什么?首先是经济的高速增长,但是紧接着来的就是严重的通货膨胀和房地产泡沫。
    再来看第二波投资潮,始于1997年、1998年代。原因是:这时候发生了亚洲金融危机,中国政府为了尽量减少金融危机对中国经济的影响,掀起了第二波投资潮,这波投资潮又给中国带来什么呢?首先经济启稳,重回10%时代,当年的投资,也大部分投向了房地产和基建,也再一次引起了居民价格指数的上扬。
    再看第三波投资潮,始于2008年。原因是2008年的全球经济危机,标志就是2008年的四万个亿,给中国带来了经济高速增长,重回到10%的时代,同时物价也一路上扬,当年的“豆你玩”“蒜你狠”“姜你军”大家应还记得,甚至后来的产能过剩,钢铁、水泥还有光伏等。
    中国改革开放三个投资潮以后,似乎发现了在中国经济发展的过程当中,出现了这么一个怪圈。有危机来了,我们投资,投资以后经济增长,过热,然后赶紧又降温。又来危机,又投资,又过热,又降温。就这样的一个怪圈。在以投资来拉动经济增长的同时,也给我们带来了如地方债、通货膨胀、国进民退、房价增高等一系列的经济问题甚至社会问题。目前来看,传统以投资拉动经济增长的方式无以为继了。但是,问题来了,一方面中国经济要继续增长,而另一方面传统的促进经济增长的方式我们却不能用了。那接下来我们要用什么来驱动经济的增长 。这就是经济方面的内忧。
    (2)再来看政治方面的内忧。
    行政体制改革目前已进入了深水区,好改的都已经改了。剩下的都是不好改的,那行政策制度改革,改还是不改?如果要继续改,怎么改?汪洋说过一句话,说“要象用刀割自己的肉一样去改”。这谈何容易。
    二、看完内忧,再来看外患。
    外患请大家看以下的漫画:

    它反映的是WTO的一场谈判,多哈会回谈判。WTO作为全球最大的世界贸易组织,它一直有着光鲜的外表,但是,事实上它却面临着崩馈的危险。为什么这么说,我们来看多哈会回的谈判,这场谈判始于2001年1月,当时WTO预计要于2005年1月结束谈判,但是直到2005年12月这轮谈判也没有完成。所以事实上2006年的6月WTO已经宣布谈判彻底崩馈。事实上这轮谈判直到今天都还在谈,仍然没有谈成。各个国家都是你争我抢,所以WTO已面临即将瓦解的危机,作为全球经济最大的美国,他有什么打算呢?本来美国在WTO时面,他的愿望就是通过WTO的这样的多边贸易体制来推行他自己的投资贸易规则,但是现在这个多边贸易体制推行不下去了,他可不想被WTO拖垮,于是他想了一个办法,他决定另起炉灶,就是搞区域贸易协定,也就是美国的“ABC世贸”,什么是“ABC世贸”?就是“Anyone but China”,就是除中国以外的世贸,不要中国作了原始成员国。他为了达成他的“ABC世贸”,做了以下事情,如下图:

    首先,他在东半球画了一个圈,搞 了一个“TPP”,然后在西半球画了一个圈,搞了一个“TTIP”,然后又在全球轴心画了一个大圈,专门搞服务贸易(PSA)。三个圈都是除中国以外。
    三大圈对中国的影响:拿“TPP”成员国来说,他有庞大的经济与贸易量。“TTIP”经济总量占全球45%,贸易量占全球40%。如果美欧达成全面贸易与投资协定,将诞生世界上最大的自贸区。再加上TPP协定国,其经济总量占全球65%以上,贸易量占60%。且他们成员间互补,形成完整的产业链。如中国被排除在外,会对中国造成非常大的影响。美国不邀请中国作为原始成员国,也许有人说,既然不能成为原始成员国,我可以在你生效以后再跟你们一个个谈,慢慢加进来,不也可以吗?这也一条路,但是,要提醒大家的是,看看人家都在谈什么,如果有一天我们必须跟人家谈的时候,我们有没有资格跟人家谈。人家谈的是“高标准的投资贸易规则”,首先看管理模式,他所有的管理模式采取的都是负面清单的管理模式,大家知道,在中国上海自贸区成立之前,中国对外资的管理模式都是正面清单模式,没有一个负面清单。再看投资准入,他们实施的是“准入前国民待遇”,什么是“准入前国民待遇”,就是外资到我们国家来投资,进入某个行业,比如A行业,我对内资可以,好,对外资也可以。内资外资是一样的。但是我们对外资实施的是“准入后国民待遇”,什么是“准入后国民待遇”,外资要来中国投资,对于A行业,你可不可以进,不是跟内资一样了,内资可以进,外资得看外商投资管理目录,还有一系列的政策文件,可能就不能进,所以准入前是不具有国民待遇的。只有准入以后才具有一部分的国民待遇。怎么跟人家谈!
    再来看开放范围,他们实行的是农业、工业、服务业全面开放。我们能不能全面开放?
    首先看农业。我们农业不能开放,因为中国农产品的国内市场的价格是高于国际市场价格的,有的甚至高很多,如果这样的情况下,打开国门,让国际的农产品进入到国内市场上来,要让国内的农产品在接受国外农产品冲击的时候仍然具有竞争力,最直接的方法就是降价,降价受到直接影响的群体是农民,农民的利益受到影响,为了稳定,我们必须要保障农民的利益,政府最直接的办法是补贴,但是那么大一块补贴财政资金如何吃得消,所以农业我们没有能够全面开放。
    再来看工业
。工业里面的电力、石油、天然气我们都没有全面开放。
    再看服务业服务业我们只开放小部分,最大的两块金融、电信我们是没有开放的。
    人家是三个行业全面开放,我们只是小部分开放,请问去跟人家谈什么?所以中国的开放困境就在中国的思维方式还停留在10年前加入世贸的那会儿。我能开放的先开放,不能开放的慢慢来,但是,对不起,时不我待。人家已经全面开放了,中国怎么办?既然美国可以撇开WTO另起炉灶,那中国也可以,中国也有回应,于是中国做了几件大事:
    第一件事:成立RCEP(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),主要是中国、日本、韩国和东盟的一些国家成立这样的一个区域组织;
    第二件事:鉴于中国在APEC会议上的地位和作用,我们想把APEC变成一个有约束力的组织,相应的就变成了一个FTAAP(亚太自贸区);
    第三件事情:拉我们的邻国日本和韩国进行中日韩自贸区谈判。
    用这三件事来抵抗美国的三个圈,这三件事在目前而言有没有能力来抵抗美国的三个圈?首先看FTAAP(亚太自贸区),目前基本是属于挫败;第二个中日韩自贸区谈判,中国和韩国与日本历史上有很多的恩怨,导致这样的谈判不容易,一直进展不顺利。直到前不久中国和韩国谈成了,但中国和日本、韩国和日本还有很多实质性的问题没有谈成。所以中日韩自贸区谈判也面临着很多的困难;再看RCEP(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)能否对搞美国的TPP呢,拿数据来说话,首先TPP谈判目前谈了十九轮,预计将于今年结束 。我们的RCEP呢,经历了千辛万苦,迎来了第三轮谈判,但这个谈判还涉及到很多实质性的问题没有解决。从现在这个状况看来,中国目前做的这三件事暂时还无法有力地对抗美国的三个圈。所以中国面临着内忧外患的双重挤压。怎么办?于是国家做出了这么一个战略,就是自贸区战略。先开放自己,既然广义的自贸区还没有谈成,可以先开放自己,做一个狭义的自贸区来做,这是第一个。第二以开放促改革,解决政治上的内忧。第三进行新的投资贸易规则的压力测试,测试一下中国到底能实施多么开放的投资贸易规则,我要引领第二轮的投资贸易规则的谈判。掌握主动权,最终要构建一下开放型的经济新体制。
    这就是国家为什么此时此刻做自贸区的建设。

    

 



 



厦门市经贸信息中心版权所有  闽ICP备05022640号
服务专线:0592-5165190